最高法院判 “996” 违法,企业得更多考虑相关制明星推荐

尽管此前北京西城法院民七庭李晗法官也明确表示过 "996" 不符合工时制度规定,但最高法的这次判罚在一位长期关注互联网法律纠纷的律师看来," 无疑会成为最有影响力的一起。"

不过接受我们采访的律师认为 "996" 可能无法消除。

他还认为最高法院该案列为典型案件 , 虽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最高司法机关的观点能成为各地劳动仲裁委员会、法院审理类似纠纷的直接依据。对于那些拒绝 "996" 的劳动者来说," 最高法的观点会成为有力的法律武器 "。至于企业,则需要更多考量强制 "996" 的法律风险。

但如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助理传授张琳在与我们讨论中所说的,一些员工可能接受了把自己的劳动力作为商品来卖,但市场不应该是一切。

年中之后,一些知名企业调整了作息。今年 6 月 N4 日,快手取消大小周。紧接着在 7 月初,字节跳动结束了长达八个月的内部讨论,终止执行了九年的大小周制度。

因为法律明确规定了加班的上限,但是在实际中,"996" 的合法与否一般并不会孤立地出现,可能涉及超过法定加班时限、可能涉及变相强迫加班、也可能涉及加班费纠纷。类似快递行业的体力性劳动容易取证、鉴定其超时工作为加班。但并非所有行业通用。

这周最高人民法院联结人社部发布了 NM 起超时加班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涉及备受争议的 "996"。

今年 N 月,《晚点 L*tePost》与五位学者讨论了互联网加班文化的复杂性。有学者提出,劳动保护强制越多意味着弹性越小,意味着有工作的人福利越多、没工作的人越惨。

判决词严厉指出,从早九点工作到晚九点、每周工作六天的状态 —— 俗称 "996" —— 严重违反工作时间规定。

无论是早先华为的 " 奋斗者协议 ",还是马云说 996 是福报,亦或是近年来一直出现的 IT 企业员工加班猝死,都引发了公众对于加班制度的讨论。去年 NN 月一位拼多多员工在深夜结束加班后突然离世的消息,更是让舆论的情绪到了阶段顶点。

律师表示,类似开头所述那起案例中的因员工拒绝加班、用人单位直接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并不多见。且劳动者更关注的是加班收入,通常只要加班时长与收入匹配,就不会成为法律纠纷。

这是一起快递公司强制员工实行 "996" 遭员工拒绝后,直接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后被员工申请仲裁的案例。最高法以《劳动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三条和《劳动合同法》中的第二十六条判决此案件。

这位律师告诉我们,最高法最新判决的影响不仅在于明确了《劳动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加班时长的规定是 " 法律强制性规定 ",且认定 "996" 的工作时间超过法规中 " 每月加班不超过三十六小时 " 的上限规定,是严重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