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艳:写作软件与文学创作的精神背道而驰谈一谈

  更为让人担忧的是,按照目前电脑软件发展的速度,如果出现了更为先进的程序,让学校里的学生们也使用写作软件去完成作业、应付老师,那么发展下去,还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另外,对于计算机来说,要设计一定的程序,便要预先输入一些指令。那么,对于写作软件,其程序内所输入的内容里,是否有以某些作家的文章作为模板的?录入的又是哪些作家的哪些作品呢?如此,写作软件便要涉嫌抄袭和侵权了——既然写作软件涉嫌抄袭和侵权了,那么,利用了写作软件的写手们,又怎能不涉嫌抄袭和侵权呢?当然,这就不仅仅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了。

  之所以如此详尽地介绍写作软件,就是想让大家清楚,写作软件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新型武器”。也就是说,无论想写作什么文体,只要输入几个关键字,软件就会跳出整个段落。据说,目前相当部分的网络写手,其实都是在利用写作软件进行所谓的“文学创作”。

  写作软件与文学创作的精神背道而驰

  这样的软件,尽管先进,不要也罢!(张国艳)

  注:原标题为《写作软件是写作的毒品》

  写作软件的出现,为其使用者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节省了大量的脑力和体力,但是,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诸多的问题。以文学创作为例。文学创作本身是一种严肃而高贵的智力活动,文学作品的优劣,表露着其创作者的个性和才华,而文学作品里面,更是蕴涵了诸多社会、历史、政治、宗教、军事、教育、文化、民俗以及生活中的吃、喝、拉、撒、睡等各种信息,这些,岂是一个预先设计好生硬程序的写作软件能够完成得了的?再者,文学创作最为可贵的质量就是彰显原创和个性,“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僧推月下门”等文学掌故不断在激励着文学创作者们的创新激情与严谨态度,作家们往往为了一个字、一个词而呕心沥血、痛苦难言,甚至会大病一场,而写作软件的程序无疑是千篇一律的——无论其可以衍生出多少种变化,仍然是按照既定程序而进行、而机械组合的,这岂不是与文学创作的要求和精神背道而驰吗?至于文学创作要有真情实感、文学创作要来源于生活等圭臬,又岂是冰冷的写作软件能够具备的?

  再来看什么是写作软件。百度介绍:写作软件特指能提供丰富的写作素材和写作资源的电脑软件,此类软件不仅具备丰富的写景、状物、叙事或实用文件等方面的素材库,还能提供例句、片段、范文等各种资源;写作软件还能根据程序设计进行模块化处理,是一个能够自动整合、自动联想、自动创作的智能写作软件。这种软件可以帮助用户打开思维、辅助思考,实现框架写作、章节写作、草稿写作,甚至全文写作。软件设置了人名、地名、职业、语言、服装、美女、爱好、特长、兵器、经历、道具、个性、秘密、恋爱、思想、误会、情感、对手、伤病、场景、巧合、愿望、打斗、死亡、景观、习惯等NM余个全自动按钮,宫斗、武侠、科幻、悬疑、言情、商战、复仇、职场等NM多种框架(未来还会一直增加新的类型)自动生成模块,只需轻轻一点,就会得到一个完整的故事梗概。

  先来看一则新闻事件:正值由唐七编剧的电视连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收视率屡屡刷新纪录之时,却被指责涉嫌抄袭网络作家大风刮过的小说《桃花债》。面对众人的询问,大风刮过坦言:其实,很多人都是被“写作软件”误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