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图书馆有关的那些事儿注意保养

  “智慧图书馆”的要义是书书相连、书人相连、人人相连。它与传统图书馆的根本性区别就在于它的个性化服务和智能交互能力,未来的智能图书馆更像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有应答的朋友。比如上海图书馆推出的手机APP,当读者经过阅览室时,阅览室会主动与读者打招呼;APP将会弹出提示,在地图上显示所在楼层和所处的阅览室位置;读者还能在手机上快速定位所在的书架位置等。

  那么,在电子阅读盛行的年代里,图书馆还能做些什么呢?

  中国古代到底有没有公共图书馆

  N9NN年N月,蚂蚁图书馆正式对外开放,这是我国最早无条件将全部藏书公之于社会大众的图书馆之一。为了让买不起和买不到书的青年能看到书,蚂蚁图书馆实行一不收手续费,二不要保证金,三不要介绍人的“三不主义”,还赠送每期编印的图书目录,出借被禁或贵重的书籍。借阅人可以到图书馆中借书,也可以邮借(自付邮资);可以个人借,也可集体借。这样的借阅办法,创新了大众图书服务的新形式。随着借阅者的增多,还在沪东和沪西两个工厂区成立了分馆。常到图书馆借书的人数每月有四五千之多,对传播革命思想、宣传抗日救国起到一定作用。

  辛弃疾的 《归朝欢·寄题三山郑元英巢经楼》词序也提到一位叫郑元英的藏书家,他的藏书楼叫“巢经楼”,“楼之侧有尚友斋,欲借书者就斋中取读,书不借出”。

  无条件向公众开放